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启禀皇上,所有涉事太监与宫女均已带到。”袁太监跪地道。

    盛文帝摆摆手,目光掠过下面一众官员,点出三司,“此案交于你们,即刻开审,给朕查出这幕后黑手究竟是谁!”

    三司官员应声走出,跪下接旨,将人带到一旁,隔开挨个盘问。

    “袁青,什么时辰了?”

    袁青看了眼大殿内的刻漏,“回圣上,午时短一刻。”

    盛文帝叹了一声,“竟这般时辰了,摆桌,通知御膳房,早些摆午宴。”

    袁青神情犹豫,盛文帝瞥他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圣上……”袁青垂首,以手掩唇,低声在他耳边说道,“酒水中有毒,难保午宴饭菜中……”

    盛文帝的脸色蓦地一沉,看了他一眼,满脸冷杀之气,“简直混账!”

    “圣上息怒。”袁青跪下,“如今离正午还有些时辰,不若让御膳房先做一些糕点来给诸位大人与夫人、小姐垫垫,等案子明朗,再……”

    盛文帝点点头,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袁青忙应下,起身,也不敢找小太监去传话,亲自跑了趟御膳房。

    御膳房那边听说酒水有毒,正惶惶不安,一听袁青的话,脸都白了,忙应下,将准备好的午膳全倒了,重新准备食材,检查过食材没问题,开始动手做一些简单的软和糕点,以最快的速度送去太极殿。

    可这会儿谁还敢吃?

    宁愿饿着肚子也比一命呜呼强啊。

    所以那些糕点怎么端上去的,怎么被端了回去。

    三司会审一直持续到一个半时辰后,才有一个小太监熬不住,痛苦流涕的招了。

    “奴才招,奴才全招了,别再打了……”

    三司官员对视一眼,都长吁一口气,凑耳过去听,乍听到小太监吐出的名讳时,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谁?”大理寺卿眨眨眼,眸底掠过一抹小兴奋。

    刑部尚书与御史台都御史对视一眼,都御史开口道,“既然事情已有结论,应交由皇上定夺,黄大人,一起去见皇上吧。”

    大理寺卿犹豫了一下,遥遥望了周老丞相一眼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几人带着小太监回到场中,小太监跪在地上抖成了筛子。

    “查出来了?”盛文帝淡道。

    几人上前,都御史道,“回禀皇上,此人名叫小金子,是管理酒窖的小太监,皇上昨日取出的酒是他与另外几名太监一起搬运的,据他招供,他是收了人钱财,将毒药用极其隐秘的手法加入密封的酒水之中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收了谁的钱财?受了何人指使?”

    盛文帝不耐烦御史台官员的长篇大论,直奔目的。

    都御史张了张嘴,大理寺卿上前一步,踢了那小太监一脚,“还不将你方才所说,一五一十的从实招来!”

    小太监瑟缩了一下,抖的不成样子,俯趴下身子,头磕在地上咚咚作响,不过几下,他的额头就磕破了皮,鲜血流了一脑门儿。

    “皇上饶命,皇上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好像除了这一句,再不会说其他的了。

    盛文帝眉峰森冷,目光冷冷的扫向三司官员,“这就是你们审好的人证?”

    几人头上瞬间起了一层冷汗,大理寺卿恼怒的踹了小太监一脚,“再护着你背后的人,你的小命可就真交代在这儿了!”

    小太监猛的顿住磕头的动作,骇然的望着大理寺卿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