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今年算起来,倒是多事之秋。

    太后不在了,李家没落了,傅家一场大火,甚至连宫里也有许多的人被处置了。

    如若说还有好事,那便是沈家的上位,沈贵妃晋封为了皇后。

    可这好事,也只是人家沈家的,与他们又有何关系。

    皇上越是宠爱皇后,旁人的机会越少。

    已经马上临近年根儿了。腊月忙着宫里快过年的事宜,想着去年还有太后和桂嬷嬷的帮衬,今年竟然是一切都变了。

    不过算起来,贤妃德妃还有那张嫔倒是也用的上。

    腊月偶尔也用将一切宫务分派给他们。

    这几人也都是老实的紧,就如同景帝说的,她们都是明白,自己该摆正一个什么位置。

    年前的时候腊月在景帝那里见到了许久未见的六王爷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他又是苍老许多。腊月不解,其实六王爷是比景帝小两岁的,可是如今看着,竟是比景帝年纪还大。

    景帝忙着公务,六王爷什么事情也无,有些事,真是说不好!

    “皇上,六王爷过来干什么啊?”六王爷离开,恰逢腊月进门。

    景帝表情没有什么变化:“六弟许是要出家了吧?”此言一出,腊月呆愣住。

    六王爷严冽要出家?

    这又是再闹哪一出?不过见景帝似乎没有讲的意思,腊月到底是没有更多的追问。

    而景帝倒是想的颇多,刚才严冽来这里,确实是提到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因为自己的干涉,严冽调查出来的结果便是岳倾城自己算出了生死。

    岳倾城并非被人害死,严冽也没有了调查下去的必要。

    然这能够看透生死终究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,国师已死,岳倾城也死了。世间再无会此术之人。

    严冽对岳倾城的感情已经到了极致,如此一来,竟是盘算着出家。

    “他爱上一个人,但是那个人却已经死了很多年,这么多年他都过得浑浑噩噩。如今想着出家,也是能够彻底放下吧?”腊月听闻此言,许久没有搭话。

    她已不再纠结前世。

    但是如若说让她对六王爷有好感,那也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至于说出家,只希望他真的能够放下一切吧。“了却红尘,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。但是倒是不知晓,他受不受得住那些清规戒律。”景帝听了腊月的话,挑眉看她,笑着将她拥在怀中:“朕不知晓他,朕只晓得自己是怎么都不可能的。因为,朕是如此的

    爱你。”腊月浅笑着在他的下巴印下一吻。

    “过几日又有好戏看了。”腊月惊讶的看景帝,不明白他这神来一句是说什么。

    景帝促狭的眨了眨眼睛:“先前把迪瓦公主放出了宫,如今这大鱼咬钩,总是要收的啊!”腊月如此一来,明白过来,这是说,安大人也要出事了么?“只希望不要太难看才好,不然德妃怕是要难做人了。”景帝满不在乎:“你就确定,她不是拍手称快?”笑了一下,他继续说:“安大人不管做了多少的错事,得到了怎样的下场,德妃始终还是德妃。后妃与

    前朝,就没有一丝的关系。”腊月跟着笑,点头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没过几日,这朝堂之上便是传出新的丑闻。

    竟是拿迪瓦公主罗丽莎上书要求和离。

    如今这朝堂众人已经被这异国公主闹的神神叨叨了。

    似乎觉得,不管是她做什么,都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而皇上碍于两国的情面,左右不是自己的妃嫔,又不是丢自己的人,便是更加的放任。

    但这次公主所说的倒是让所有人吃惊,原来,她竟是说,这安大人是狼子野心,卑鄙小人。

    安大人在朝中一向是德高望重,她如此说,总是要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谁想这迪瓦公主果然是拿出了证据,原来,这安大人想当年也是寒门子弟且已成亲,后来高中之后便是娶了恩师之女,也就是现在的安夫人,安夫人是世家之女,自然能够对安大人帮扶更多。

    为了不拖泥带水,他竟是害死了原配,且将原配两岁的女儿接到了府里。

    也就是如今的德妃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女儿,他倒是没有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而安夫人对这些事也是都有参与。

    罗丽莎公主宣称,得知这一切,就深深觉得自己爱错了人,因此一定要和离。

    此事证据确凿,景帝哪会不管,一时间,安家竟也是树倒猢狲散,安大人、安夫人被下狱,旁人也都没有什么好的下场。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