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一老两小笑闹了一会儿,沈腊月觉得舒服极了,是的,她真的回到了十年前,回到了人生中最无忧无虑的一段时光。

    母亲过世,祖母担心林氏待两个丫头不好,自然是将人接到她这里,也因着这个,其他房里都不太高兴,不过在这沈家,老夫人是说一不二的。她们倒是也并不敢说些闲话儿。

    按理说,沈腊月在祖母这里是应该见着继母和几位婶婶的,不过这都这个时辰了,也不见人来请安,而且她落水了好几日,也没见有什么人过来慰问,腊月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不过她可没有多问,这些事儿,回房问锦心就好。

    瞅着时辰,沈腊月觉得自己待的差不多了,起身准备告辞。她记得很清楚,这个时候,于婆婆是要过来给她教规矩的,她已经休息了这么多天,既然好了,就不能再偷懒了。早上的时候她已然差锦铃去通知了于婆婆。

    要说以前沈腊月的记性也是很好的,但是如今重生一次,她对许多事儿发生的时间仿佛更加明朗了。这是不是就是重生附带的另外一个好处呢,她不晓得,但是这样的变化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听说沈腊月要回去学规矩,老夫人含笑点头。

    这府里的大事小情自然是瞒不过她,早些时候就听了宋嬷嬷的禀报,知道腊月丫头要从今日复而开始学习规矩,她是很赞同的。

    多些规矩,即使最后没有进宫,嫁到一般人家,也是极其体面的。

    和老夫人告了辞,又和自己的妹妹逗趣儿了几句,腊月福了福离开。

    “宋嬷嬷啊,这丫头,似乎是懂事了些。”如今这宋嬷嬷也是老夫人唯一可以说话的人了。

    宋嬷嬷是老夫人身边的陪嫁丫鬟,打小儿两人就是一起长大,为了能够一直伺候老夫人,更是一辈子未嫁。两人可不是寻常的主仆。

    既然不是寻常的主仆,说话间自然顾忌也少,也因着宋嬷嬷从未成婚,也没什么需要照拂的亲眷,自然的,她也最是公正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老奴也觉着,这大小姐有些小变化,往常虽也是伶俐,可倒也没有这般紧着学规矩。”宋嬷嬷笑着说。

    这点老夫人又怎会不知晓,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是啊,十几岁的少女,饶是聪明伶俐,可依旧也是不愿意被束缚住的性子啊!以前这腊月丫头可是尽找理由偷懒呢!

    看老夫人的面色,宋嬷嬷示意丫鬟带四小姐出门。沈一一见能出去溜达,颇为喜悦,乖巧的任由丫鬟将她拾掇利索。

    四岁的女孩儿,纵使活泼,倒也是好带,又因着自小养在老夫人身边,性子也好,丫鬟们都很喜欢她。

    见她们出门,老夫人开口:“想来也是开窍了些吧。这再有五个月就是大选了。不多学习,那鼎盛之地,又怎能安稳?”宋嬷嬷来到老夫人身后为她捶肩:“这于嬷嬷定会将大小姐教导好的。老夫人亲自选的人,哪有不放心的道理。”老夫人幽幽叹息。

    “沈家这些年倒是越加的败落起来,最好的文哥儿,也不过是个从五品的翰林院侍读。小一辈儿里,平哥儿又不喜文,可想通过武举出头,更是难上加难。”老夫人仿佛自言自语,又仿佛是在和宋嬷嬷闲聊,却突然转换话题,讲起了他人。

    宋嬷嬷伺候了老夫人一辈子,焉有不知其意的道理,想来,这老夫人还是心疼大小姐的,如果大小姐进宫被选上了,那么,家里又没个后盾,她该是多难,该经历多少心酸,即使不说,她们也能想得到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才貌双全,又有着于嬷嬷的教导,定能在宫里如鱼得水。”如鱼得水?老夫人苦笑一下,这谈何容易?

    “不管选不选得上,那都是后话,现在,咱们总是要多加准备的。”“是。”这厢老夫人忧心忡忡,可那厢沈腊月倒是学的认真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于嬷嬷,腊月想着前世就知道的一些往事。

    说起这个于嬷嬷,倒也是奇人一个。本是宫里的老嬷嬷,可谁曾想,年过五十,一次意外,倒是受了重伤,虽然并不至于要人性命,但她的脸上却是多了一道狰狞的疤痕。

    这种面相,自然是不能继续留在宫中,她也是个明白人,赶忙请辞离开。

    自此,她辗转在京城各家教姐们规矩。

    话虽如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