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高进山看着弯腰铺床的大弟弟,听着他的话,心里那个熨帖,真懂事!

    床铺铺好了,丁国栋直起身子看着战常胜道,“妹夫,我没事了,你赶紧回吧!”

    “知道食堂在哪里吧?”战常胜问道,紧接着又叮嘱道,“分配好工作,一定好好干和工友们打好关系。上头分给你的师傅也要好好的敬着,好好的跟人家学,人家教你本事呢!”

    丁国栋哭笑不得的看着化身为老妈子的战常胜道,“妹夫,妹夫,我不是三岁孩子,我知道该怎么做,这些临出门的时候,爸已经交代过了。”

    高进山听着这话,心里不是滋味儿,他爸在他们临出家门的时候,嘱咐的是:多往家里寄钱。真是没有对比,就没有伤害。

    高进山看着大弟弟说道,“文山,听见了吗?多跟你丁老弟学学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哥!”高文山非常郑重地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那咱走吧!”战常胜看着高进山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!”

    丁国栋和高文山将战常胜、高进山送出了工厂大门。

    战常胜推着自行车回身看着丁国栋道,“呃……这个星期天一定要回来啊!”

    “你也一样。”高进山看着大弟弟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我会向你们汇报在厂生产工作情况的。”丁国栋点头如捣蒜道。

    高文山也应道,“我会回去的。”丁家老弟说的对,怎么着也得说一声。

    得到两人人保证,战常胜和高进山才蹬上自行车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车子消失在眼前,丁国栋和高文山才转身回了工厂,正式开启了工人生活。

    &*&

    高进山回到了家,方巧茹看他进来眉目一抬道,“怎么样?厂子的条件还可以吧!”

    “原来的后勤库房,改建了一下,设施肯定没有咱们的好,简陋的很。”高进山乌黑的眸子滴溜溜一转,看着她道,“楼下老战家给人家大舅子准备的可真齐全……”呼呼啦啦说了一大堆,“人家怕冻着大舅子了,连狗皮褥子都有。”

    夫妻生活多年,彼此太熟悉了,他一撅屁股……呸呸,方巧茹在心里啐道,脑中立马绷紧了道,“你也想买个狗皮褥子,我告诉你这次咱回你家过年,咱家财政严重的超支,接下来俩月得清水煮白菜,咱才能缓过来。”

    高进山怎么会不知道,这一次回家把兜里的钱全给掏干了,差点儿连回来的火车票都没钱买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建国爸爸,这一次回家感想如何?什么都让我说着了吧!”方巧茹媚气地看着他道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!你说女诸葛好吧!”高进山双手抱拳恭维道,脸上的表情却并不是高兴,是一种痛心、难过、纠结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了升米恩……”方巧茹看着他难受的样子,突然挥挥手道,“算了都过去了,不说了。咱只要把咱的日子过好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今年临近春节,高进山突然心血来潮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